— ARin —

海底

阳光海滩和深海峡谷;-)

丁诺大法好:

浅夏_木漏れ日:



作者语:大家好!很久不见了!


这篇是去年为许愿的本子写的稿子,然后本子到现在没消息,大概是窗了吧……


亏我当初还在两篇research paper的压迫下按时交稿了!!!(虽然拖到了最后一天)但是我可是熬夜交稿了啊!!!


原来还想着可能这篇还可以留给以后的本子,毕竟在丁诺圈子里呆这么久也该留下一点印迹什么的……


不过想想我现在(至少是最近)也应该不会再产出丁诺了,还不如把这篇发出来,虽然质量真的不怎么样………………


嗯,我好像又废话太多了,不废话了【x




哦,对了,这篇,其实,是,诺丁,吧。大概。


一首很适合这篇文(也很虐)的BGM:


Could You Ever Look At Me-Bebo Norman




这篇的第一稿实际上为了符合某些人的意见所以强扭了CP观【引用某亲友的话:实在是觉得你扭得好痛啊】


然后年底的时候看不下去被我自己改回来了[笑cry]


---------------------------------------------------------------------------


  海底




  斯卡格拉克海峡南浅北深。南岸是宽阔的沙滩、潟湖、沼泽地,海岸平缓;北岸则至今仍在继续下沉,并形成一系列深凹的峡湾和海底溺谷。(1)




  0




  北海蔚蓝而平静。


  封冻的港口早已解冻,光秃秃的枝条也终于染上了些许绿意。阳光又重新温柔起来,春天柔和的气息弥漫在天地之间。


  丁马克沉默地站在海边一处峭壁上,海风从他的指隙流过。海的颜色伴随着明亮的阳光一起刺激着他的感官。似乎有什么被遗失在了脑后。丁马克扶着额头,闭上眼睛努力地回想着——可他能忆起的只有一双紫色的眼睛,平静而深沉,让人看不穿背后的情绪。丁马克从未完全读懂过那双眼睛,就如同被他忘却了的大部分事情一样;但他却无法忘记那双眼睛,以及那冷淡背后的整个世界。


  他对于失去的两个月记忆感到了些微的困扰。丁马克盯着大海,阳光在海面上微微闪着金色的光,时间流逝下却仍旧没有丝毫改变。但那表面的平静下又会掩藏着什么,翻滚的波涛亦或是汹涌的暗流?


  可是丁马克都不记得了。一切就像一个梦一样虚幻,飘渺。却又并非虚假。意识中留存的只有纷乱的思绪,在眼前模模糊糊地掠过,连记忆残片都没有留下。他伸出手,除了风的流动却什么都碰触不到。丁马克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乳白色的十字形发卡,看着太阳的光泽在上面浮转流动。


  耳边传来莫名熟悉的声音,就像是风在低语。


  【Farvel,min elskede.】(3)




  1




  Could you ever look at me


       The way you looking at the ocean


       All wounded in your smile


       But holy and unriled


       Could you ever look at me (2)




  诺威捡到了一个人类。


  千百年来,海底的世界都没有受过外界的侵扰,没想到这回却凭空出现了一个人类拜访者。


  似乎是个有些粗线条的家伙,诺威发现他的时候他正仰头躺在沙地上睡得很香。对方的穿着和外表显示他并不属于这个地方。一头朝天的金毛胡乱地散开着,远远看过去像是有人洒落了一地的阳光。诺威略带警戒地走上前,低头研究着这个外来者。看起来似乎没有携带什么武器,而且也只是个普通人类的样子罢了。


  从没见过人类的诺威顿时对这个家伙产生了些许好奇心,稍稍放松警惕的他蹲下身扯了扯对方的脸颊——意外手感很好,诺威不禁加重了力度——反正又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啊好痛——”不请自来的人不出意料地醒了“嗯……我在哪……”


  那人揉了揉自己本来就乱的头发,眨眨眼,仰起了头。透亮的蓝眼睛对上了紫色的深潭水。诺威一下子有点儿恍神。三秒后才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诺威慌忙移开了视线,好在对方似乎没有注意到诺威瞬间的慌乱。


  此时的丁马克脑袋正一片混乱。这个丹麦人原来只是休假到挪威去看个极光,却意外看见了他从未见过的景象——西边的天空上悬挂着一个发光的“靶子”,一圈一圈的同心圆闪着绿色的荧光。(4)被好奇心驱使的他跟随着那个“靶子”向前走去,却又无意中滑落了悬崖。被无情的地心引力拉入深渊,在丁马克的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情况的时候他便失去了意识——这样想来,难道我是在天堂?——丁马克想着端详了一下诺威,而后者则用冷淡的眼神回复了他——那边的美人真像个天使——虽然没有翅膀。管它呢,丁马克鼓起勇气走上前打算搭话。


  “你好!请问这是哪里?”


  “……”


  诺威讶异地看着对方笑得满脸阳光。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却如此不慌不忙,这家伙倒是挺厉害的。


  “抱歉打扰了!可以拜托告诉我我在哪里吗?”


  “……这里是斯卡格拉克海峡底部,不是外人能够随便访问的地方。希望你还是赶快离开比较好。”诺威转身欲走,留给丁马克一个背影。


  丁马克却上前拉住了诺威“……那你至少告诉我怎么离开吧?”


  “……”诺威也从未遇到这种情况“你是怎么来的?”


  “从悬崖上摔下来的。”“……”


  “……所以你也不知道怎么出去吗?”


  “……”诺威移开视线,算是默认。


  “嘛,那在找到回去的办法之前,我就暂时在你这里住一段时间吧!拜托你啦!”


  “……”看着对方的表情诺威不知道怎么拒绝,再说除了这样他暂时也想不出什么别的办法。啊啊,真是麻烦。诺威无可奈何地望着丁马克,为什么自己没办法把他弄出去啊……真是令人恼火。一旦找到办法就一定要立刻把这个烦人的家伙赶走,诺威暗自想着,绝对要。




  2




  Could you ever look at me


       The way you looking at the sunrise


       How it settles on your face


       Holy and unafraid


       Like the light of your world




  诺威发现他很难理解丁马克的很多地方。


  比如他为什么这么容易地就接受了这里的生活方式,隔三差五就能看到丁马克到处勾搭新的朋友,像个太阳一样照耀着常年不见光的洋底。大家似乎也接纳了这个新来的人类——他擅于交际,热情体贴,再加上精灵们本身对人类的好奇心,丁马克很快就融入了进去。更别说还有讲不完的故事,关于他在陆地上的生活和见闻,每次都能吸引来一大群感兴趣的精灵们。诺威总是坐在人群的最外面,看书或者是发呆。丁马克在中央喋喋不休的声音时不时飘入他的耳际——不得不承认丁马克的故事似乎有种魔力,让人几乎沉醉其中。他总是能把一个平淡无奇的故事讲得趣味盎然。诺威默默盯着那个手舞足蹈的身影,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我住的地方可漂亮啦!绝对是一个你去了就再也不想离开的地方。蓝天白云艳阳海滨,步行街充满着各种食物的甜香,简直就是天堂啦。”


  “最喜欢Tivoli公园和滨海公园的美人鱼雕像了,总让人感觉像在梦里一样美妙。看着大家幸福的笑容就会觉得活着真好啊——如果有机会一定你们一定要去看看哟~”


  丁马克口中的那个世界,就像眼前的这个人一样散发着金色的光芒。而每当人群散去的时候,丁马克总会对诺威挥挥手,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跑到诺威身边坐着,很满足的样子。虽然这样的安静通常过不了半分钟,丁马克不是个坐得住的人,他总是想得出各种“有趣”的事情来做,当然通常意味着诺威的片刻安宁又要被夺走了。


  还有丁马克似乎格外地有女孩子缘。虽然暗恋诺威的人也有一打,但由于他性格冷淡,并且不怎么感兴趣与人交往——更别说恋爱了——似乎没什么人有勇气向他表白。而丁马克就不一样了——常年守在海底的精灵们似乎都很喜欢这个人类身上带来的阳光气息。再加上他与生俱来的交际特长,丁马克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嘿缇娜!你今天也很漂亮喔!”例如这样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女孩子的面前,攀谈着那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很喜欢你的发卡!简直太配你的人啦——是在哪里买的?”


  “啊……那个啊,在夜市上买的,是瑞先生用珍珠定制的……嗯,就是坐在那边的那位。”


  丁马克一扭头看到了不远处一个黑着脸的人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眼神里明明白白地写着【离我老婆远点】这六个大字,莫名的压迫感让丁马克退缩了一下。


  傻子。诺威在嗓子眼里吐槽道。勾搭也不看对象吗。


  丁马克在远处看到诺威在旁观,立马张着手臂笑着向诺威跑来。诺威面无表情地看着丁马克兴高采烈的表情,忍住上去揍他一拳的冲动。


  再比如丁马克总有那些新奇的点子,他似乎对什么都感兴趣。诺威无法理解这个人永远的元气满满,也无法理解他对所有事物保持着的高涨激情。就像那天丁马克就忽然说要去采珍珠,又比如他总是想让诺威施“妖精的魔法”给他看——于是诺威就顺手施了个让他一天都不能说话的魔法。被“禁言”的丁马克却似乎觉得这很好玩,他仍旧嘿嘿笑着看向诺威,眼里写满了“哇好神奇诺你好厉害!”


  “……”诺威则干脆利落地无视了他。


  丁马克还非常擅长烘焙,“作为一个丹麦人的必要技能”他是这么解释的。诺威对此则一窍不通——不如说他对这种事不屑一顾。刚来的那天丁马克就烤了一大盘曲奇送给自己和弟弟,脸上挂着一如既往欠扁的笑容。


  “吃吃看嘛!这是我最拿手的啦!”


  丁马克烤的曲奇确实好吃,就连诺威也得承认这点——他有时就会发现自己习惯性地抱着一盒曲奇发一个下午的呆,鼻翼间充满了太阳光一般的甜香味。诺威甚至有时会觉得,只是因为丁马克的烘焙手艺他才勉强没有把他赶出去。


  当诺威这么和丁马克说的时候后者开心地笑了起来,“诺果然还是喜欢我的!”


  诺威思考着这句话里到底有哪个地方会被误解成赞美,丁马克却一脸认真地开了口——


  “诺,什么时候要是能带你到我家去看看就好了。”


  话是这么说,你也得先回去啊。诺威在心里默默吐槽着,继续翻阅着厚重的书籍寻找着人类闯入的解决办法。不管怎么说都先把这个家伙赶回去吧。因为这个烦人的家伙,诺威觉得自己的生活再也不一样了。




  3




       I don't know how


       To chase away the fear I have inside me


       And I don't know where it is you go


       When you drift away, when you drift away




  大海依旧无比平静。时间一天天流逝着。


  诺威慢慢发觉他很难让丁马克不缠着自己。虽然诺威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毫不留情地吐槽那个刺毛的家伙,丁马克却总能把那些间接性无视。望着他一如既往的欠扁笑容诺威也一点办法都没有,真是令人无可奈何。


  比如说,丁马克好像把“打扰诺威休息”当成了每日的必修课——尽管诺威认为丁马克也许从未认为这是一种打扰。就像在诺威看书的时候忽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缠着要拉诺威“去集市上逛逛吧——”或者干脆就黏在诺威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而那些来自丹麦的童话是他最喜欢的话题。丁马克似乎把那些童话书都背得滚瓜烂熟,他总是带着无比饱满的感情叙说着那些故事,虽然经常会有些过头。


  人鱼没有双腿。她爱上了一个人类,但是却不能上岸和他相爱。人鱼用声音换来了双腿,以及走路时钻心的痛楚。她对王子有无限的爱意却只能用沉默表达,最后因无法下手杀掉王子而变成了五彩的泡沫。丁马克一边讲一边抹眼泪,带着浓重的鼻音。


  “啊啊——还是每次都想哭啊!为什么命中注定他们不能在一起呢。”


  “……故事是很不错,但是讲故事的你实在是太烦人了。”诺威总是一脸淡然地丢过去这一句。反正看起来丁马克也从来不会在乎诺威的拆台,他似乎理所应当地接受了诺威的这些任性。“嘿嘿,诺你喜欢就好。”丁马克露出一个带着泪光的微笑。诺威平静地丢给他一个白眼,却对上了丁马克依旧灿烂的笑容。


  他总是这样,让人完全找不到方向。诺威看着那双天空一样透明的眼睛,觉得自己快要在明亮的照耀下融化了。


  “呐诺,我们今天去夜市看看吧!感觉很热闹的样子。”丁马克眼中写满了期待。诺威叹了口气,接过了对方伸过来的手。“知道诺最好了~”丁马克微微笑了一下,拉起诺威的手就往外跑。


  街上人头攒动。这是诺威第一次进夜市,虽然他的朋友们三天两头邀请诺威,但是诺威总以各种理由推脱了。其实是诺威自己不想来,他本来就不喜欢交际和热闹的去处,诺威更喜欢把时间浪费在发呆上——更别说对于嗜睡的诺威来说,夜晚是可贵的。


  这确实不是个适合自己的地方,诺威环顾四周这么想着。精灵点的灯火四处流转让他眼花缭乱,各种人声嘈杂更是让诺威不适地皱眉。如果不是手被丁马克牵着,诺威觉得自己就像迷失在这个喧闹的世界里了。丁马克却无比兴奋,像一只第一次看到霓虹灯的小狗一样,活力十足地牵着诺威四处乱窜——在人群中如鱼得水。


  “我去那边买一个章鱼烧!”丁马克向诺威喊着,第无数次挤向路边的小店,然而那团金色的乱发这次却忽然消失在了茫茫人海里。诺威被夜晚的流光闪得有些头晕,他四处搜索了一会就决定先去路边的咖啡馆坐着。反正那笨蛋体积大还那么吵肯定丢不掉。


  可是夜色越来越深,丁马克却没有出现。直到夜市的灯一盏一盏地熄灭,商店也陆续开始关门结业,丁马克仍旧不见踪迹。诺威开始变得有些着急,虽然他也不知道他在急什么。说不定丁马克只是被又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吸引住了而忘记了他一开始出来的缘由,再说这家伙迷路的可能性实在不大。诺威开始漫无目的地乱逛,穿梭的人流不再密集,比原先稀疏的灯光看起来有些萧条,莫名带来一种繁华后的沉寂感。市场里所剩无几的灯光就像明月夜的繁星一样,微弱地闪烁着。


  丁马克的身影仍旧无处可寻。




  Could you ever look at me


       The way you looking at the ocean


       Could you give to me that smile


       If only for a while


       Could you ever look at me




  诺威最后在贝瓦尔德的店前找到了丁马克,他没好气地上去拍了拍那个一头刺毛的家伙。


  “已经很晚了,无论你在干什么,现在回家。”


  “啊!诺!你怎么找到我的!?”丁马克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随即转为沮丧。“可是这样就失去惊喜了。”


  “……?”


  “抱歉刚刚莫名其妙跑掉了……”丁马克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挠挠头“不过不管怎么样!诺!这个给你!——”


  丁马克笑意满满地举起了一个十字形的发卡,诺威略带惊讶地看着那个闪着光的饰物。“上次看到缇娜的发饰就想着给诺也做一个啦。是我采的珍珠,拜托贝瓦帮忙做的!怎么样!好看吧——配你的头发一定特别好看。”丁马克说着把发卡别在了诺威头上。果然很适合呢,这么想着的丁马克又偷偷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怎么处理珍珠,原来想自己做的,但是弄坏了好几颗最后还是拿给贝瓦了……”


  “原来是说好今天取货的,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把你叫来了。”


  “但是贝瓦尔德这个混蛋居然一直不在,直到刚刚才回来,说是忘记掉要给我东西,和缇娜吃晚饭去了。真是可恶——”


  “不过,诺,喜欢吗?”


  持续沉默,诺威移开视线。“……。”


  “喜欢就好啦!话说诺原来一直都等着我啊——我还以为你早就抛下我自己回家了——”


  “……好烦。”“嘿嘿~”丁马克笑着牵起诺威的手。“我们回家吧!”诺威觉得自己没有揍上去真是个奇迹。他默默跟上,与对方十指相扣。




  4




  你总是这样,笑容满面地说着那些令人无所适从的话语。


  可是——


  无法告诉你心情的我,又该怎么办呢?




  5




  And I don't know how


       To find a way to keep you here beside me


       I don't know where it is you go


       But it's beautiful to me


       So beautiful to see




  夜幕缓缓落下。


  诺威回到家的时候,丁马克正在和自家弟弟聊天。“艾斯!和你说,刚刚看到外面有超厉害的彩虹呢!”丁马克看到艾斯兰不相信的表情,补充道“是真的!如果这里有照相机我就给你拍张照片啦,海底一定很难看得见彩虹——”


  “……什么是照相机……算了这种事怎么样都好,哥哥好像有话要和你说。”


  “诶?诺?你找我?”丁马克上前一步,侧着头看着诺威。还没反应过来的诺威盯着丁马克明亮的眼睛,大脑一片繁忙又一片沉寂,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其实啊!我也有事情要告诉诺呢!”没等诺威说话,丁马克却先开了口,“——贝瓦尔德说找到让我回去的办法了!”


  “他说上次出现的光圈并不是一种罕见的现象,几乎每晚都会在那片海域出现,只要我等它再次出现的时候站在原本掉下来的地方就可以回去了~他说如果想的话,我今晚就可以回去啦!是不是很棒!!”


  “是啊,哥哥你不是一直在抱怨这家伙有多烦吗,这回终于可以如你所愿了。”


       听着这句话,诺威呆住了。


  “话说回来,诺你之前要和我说什么吗?”


  “………………不,没事。”诺威垂下眼,转身出门。


  “诺你等等——大晚上的你要去哪——”门啪嗒一声关上。丁马克疑惑地回头望向艾斯兰,艾斯兰依旧保持着他往常淡定的表情。


  “如果你要问哥哥怎么了的话,我不知道。”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追上去……”艾斯兰话音未落,丁马克就冲出了门外。


  一打开门丁马克就被灯火璀璨淹没了。夜市一如既往的繁忙与纷乱,却让丁马克感到一阵莫名的焦虑。此时他对这些热闹的光彩都不感兴趣——他第一次觉得热闹的地方是那么令人厌烦。丁马克只想寻找他那个沉默的同伴,可人头攒动中丁马克却什么都看不到。


  “诺!等等!”人群阻挡着他的路,丁马克转身四顾却找不到那个暗紫色的身影。诺威的气息在人群中最终消失,像是被吞没在海底的黑暗中了。只留下丁马克一个人,在繁忙的人流中漫无目的地打转。




  6




  I hope you never look at me


       The way you looking at the ocean


       Cause in the sunrise I have seen


       I was never meant to be


       The light of your world




  诺威在繁忙的人群中穿梭,他没有停下脚步。夜风在他身边呼啸而过,最后诺威在一片高地上停了下来。诺威曾多次只身来到这片高地,那是精灵领地的边缘,也是他发现丁马克的地方——诺威对高处有特殊的好感,经常来这里也是他发现丁马克的原因。


  他转过身,背对着身后的繁忙夜市。远离了坡下的人群、光亮和喧闹,也远离了丁马克——漆黑中的世界一片沉默。无限的黑暗包围着诺威,他闭上眼睛。诺威千百年来第一次觉得身边的静谧反常得有点可怕,黑暗持续吞噬着他的内心。明明只是个普通人类而已,但却莫名让他如此执着——这样的感情却连自己都不敢承认给自己听。


  诺威无法对丁马克说出口自己的感情,就像他并没有做好让丁马克离开的准备一样,他宁愿逃避也宁愿忘记这一切。


  诺威不喜欢喧哗的地方,诺威不喜欢热闹也没兴趣和别人交往。




  可是为什么呢,诺威却喜欢丁马克——




  “诺——!”


  听到呼唤声的诺威默默转身,看着不远处坡下的青年。他看到对方身后光彩夺目的城镇,喧嚣繁忙的集市与熙熙攘攘的人流。灯光照在丁马克身上,让他整个人就像发着光一样。诺威沉默不语,就这样望着丁马克。


  见到诺威的冷淡反应丁马克呆了一下,随即又不在意似的笑了起来。他几步登上了高地,抬头却看见诺威平淡的脸上有悲伤忽隐忽现。


  然后诺威念出了咒语,看着丁马克充满困惑的表情慢慢安详下来,最终倒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和来的时候一样,对方的一头乱发披散在地上,像谁不小心撒了满地的阳光。诺威摘下发卡,放进丁马克左胸的衣袋。


  “……笨蛋。”




  丁马克本不属于这里。丁马克属于天空,大海,阳光明媚的沙滩,集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聚会上灯光照耀的焦点。常年不见光的海底溺谷又怎么会是丁马克的归宿呢,他属于整个世界。


  而自己必须把丁马克还给他本来应该在的那个世界。


  【Farvel,min elskede.】(3)诺威轻声说道。


  一道光闪过——




  0




  海沉默得一如往常。


  平静冷淡下起伏的波澜,吟唱着无人能懂的旋律。


  丁马克在新港的步行街上闲逛着,他异常地安静。那个十字发卡在他口袋里被捏紧又放开,似乎这样做能够让他想起些什么。已经是午餐时间了,路边各种食物的香味混杂着春日正午的阳光,闲适温暖。可丁马克却无法安心地享受这一切,失落感一阵阵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无法轻易释怀。


  一家露天咖啡馆出现在丁马克的眼前,他随意地找了个座位坐下。然后丁马克看到了,一个浅色头发的少年坐在离他不远的阳伞下。一瞬间莫名的气息向丁马克袭来——无比熟悉的侧脸和眉眼,还有他抿着唇的样子。


  丁马克呆呆地盯着那个沉默的少年,他走上前。丁马克似乎忘记了该怎么笑。


  “……那个。我们在哪里见过吗。”


  他忽然觉得那个十字发卡一定很适合面前的少年。似乎是自然而然地,丁马克伸手给对方别上了发卡。少年没有躲开,安静地望着他,深紫色的瞳眸却带着少许罕见的笑意。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沉默着,令人看不穿背后的情绪。对方慢慢开了口——


  “我爱你。”


  春天和煦的阳光照在他们身上,折射出温和的反光。丁马克忽然全都想起来了——他看起来像快哭了一样,随即却露出了平生最灿烂的笑容。




  “我也是。”






  注




  (1)来自维基百科“斯卡格拉克海峡”


  (2)文中所有英文歌词均来自Could you never look at me - Bebo Norman


  (3)挪威语,英文是“Farewell my love”大概可以翻译成“永别吾爱”


  (4)指挪威2011年左右天空中出现过的一个奇怪现象(目前已找不到原梗出处)


  (5)滨海公园和Tivoli公园是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热门景点。描述有脑补成分。


  关于究竟是HE还是BE请自己猜( ˊ• ω • ˋ)最后一幕可能是丹丹他做梦呢( ˊ• ω • ˋ)


  我个人觉得noru是不会上来找丹丹的啦……但是又不忍心让他们BE【你


评论
热度(39)
  1. ARin红豆馅的三明治 转载了此文字
    阳光海滩和深海峡谷;-)
  2. 木漏れ日木漏れ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红豆馅的三明治